2017/8/18

不相信獨角獸存在,那麼獨角獸有何意義 ~ 讀《玫瑰的名字》

玫瑰的名字 IL NOME DELLA ROSA

作者: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譯者:倪安宇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4/03/17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3330608
裝訂:平裝

十四世紀一名方濟各會修士威廉,帶著一名見習僧阿德索來到中世紀一座擁有最豐富基督教藏書的本篤會修道院。他們是為了羅馬教廷與帝國的角力而來,可是才到修道院就被院長委託一宗離奇的命案。威廉的觀察力極強,可是命案還沒有破,卻接二連二的又有人死去。而死法又與《默示錄》預言相似。來自各方面的阻力,教會與政治力的介入,威廉與阿德索只能靠解開一個個遺留下來的符號,找出隱藏在這最偉大圖書館祕密。


《玫瑰的名字》很好看,不僅在於這是一本優秀的偵探小說;也不在於故事威廉與阿德索間富有機、智的對話,而是作者在無形中就把世界給拆解還原了。全書的最後一句,「昨日玫瑰徒留名,吾等僅能擁虛名(Stat rosa pristina nomine, nomina nuda tenemus)」說的正是這已經被符號化的世界,過度的解釋、定義。然而,也因為如此,我們擁有了符號,而符號定義我們。

《玫瑰的名字》嘲笑真理,同時,也道出真理。然而,說教並不是作者要做的,於是又拋出了「唯一有用的真理是用過即拋的工具。」作者透過威廉與阿德索探討這個符號的世界,有幾個有趣的對話——

  • 有些記號看似記號,實則毫無意義。
  • 我從未質疑過符號的真相,那是人在世界上賴以判別方向的唯一依據。我不理解的是符號間的關係。
  • 如果不相信獨角獸存在,那麼獨角獸對您來說有何意義?
  • 威廉:「科學不只在釐清應該做什麼或可以做什麼,也在於知道可以做什麼以及不該做什麼。」
  • 威廉:「這間修道院若是世界的鏡子,或許你就會找到答案了。」
  • 阿德索:「它是嗎?」
  • 威廉:「要它成為世界的鏡子,世界得先有一個形狀。」

這些論點反應在全書的許多地方。在那個科學與神學扞格不入的時代,科學有時等於巫術,是要被殺頭的;而修道院擁有最棒的圖書館,卻不傳承,而只收藏。反映了對於即有符號的認可而排斥其他解讀可能。阿德索在修道院中的一段情慾戲,他很自責,他說到:「我錯在不應以擁有某個論述下是善、換個論述即是惡的東西為樂,錯在試圖以本性欲望去迎合理性心靈的標準。」有意思的就在宗教確是引領人向善,然而其論述卻不一定於人的本性與理性相符合。


我很喜歡這本書,這本書收錄的別冊分享了很多作者寫書的分享,亦有趣。如同書中威廉所說:「書的價值在於被閱讀。以符號書寫的書所說的無非是其他符號。」《玫瑰的名字》這本以符號所寫的書,交給讀者後就是由讀者自行去演繹的。「論述著書並不是為了讓人相信,而是為了讓人探查。」喜歡推理,思考的讀者,推薦。


沒有留言: